昔日庭院百花放,犹记儿时笑满堂;
门后仍存训子棍,堂前再无爹和娘;
残垣断壁草满地,人去屋空甚凄凉;
满眼荒芜因主去, 门前月季为谁香;
喜鹊枝头迎新客,燕子盘旋觅旧梁;
落叶归根寻故里, 不知世态已沧桑;
人生本是一粒种, 随风漂泊入土长。

家乡-夜科技